YesterdayTomorrow.Today. 圣.中国 Chuang.Li
Yesterday is history. Tomorrow is mystery. 5678.Today

三条狗狗的印象

  奶奶今年八十多岁了,一提到狗,她的第一印象就会想起赛虎,爸爸以前也和我说过赛虎,赛虎是爸爸小时候我家养的一条纯黑色的狗,它很是灵性,整天坐在院子外的大门口,对面是另一家邻居的门,别人在大道上走,往前、往后、往邻居家都不管,只要往我家一拐,那必定是咬上一口,奶奶说有一回一人到我家,她还没来得及喊住,赛虎已经把那人咬完了,赛虎实是我家最忠心之猎犬,我常会想到一只俊朗的大狗严肃的蹲坐在那,炎炎夏日里干净的躯体折射着燥热的阳光,可惜最后被一条疯狗咬伤,感染疯病而死。
       第二条是奶奶小时候,她家养的一条名叫大灰的灰狗,大灰身躯健硕魁梧,食量惊人,导致奶奶家无力饲养,不得已,把它送给了德惠一户杀猪的张姓亲属,送走大灰的当天,大灰便夜渡饮马河跑了回来,怎奈在那会儿连人都吃不饱饭的日子里,一个寻常农家上哪去给狗弄来吃的呢,只得把它再送回去。大灰在德惠生活,能力得到了足够的发挥,主人及其工人工作热了,大灰会把他们的衣服叼到屋里,要是谁想抽口旱烟,大灰又会把烟袋及烟袋口袋一并叼给他,院子里张姓杀几十头猪,大灰一狗看着足矣,面对上万斤鲜肉的诱惑,从来不会偷食,它只吃翌日早上凉水拔过的。大灰在奶家时曾听一位乡邻吟诗背赋入了迷,几年后那人上德惠来,只觉两物压住自己双肩,惊得两旁路人色变不已,一回头,“原来是你呀。”大灰再续旧友,好一顿吻舔亲热,当时,它已成城内名犬,曾有人规劝奶奶父亲要回大灰,但送人之物哪有再要回的道理。大灰活到二十几岁,应该是快奔寿终正寝的年龄,它几乎很少上街,但一日突从院子里跑了出来,结果被刚解放时城里的武装部队员当街打死,临了,横尸街头,好不凄凉,一张大皮从炕沿铺到炕尾,主人膝下无子,视大灰为儿子般养活,为此真真痛心不已,怒和武装部打起官司,官家后来赔给了不少钱。
       离我印象最近关于狗的亲密接触,是十来岁时姥姥家养的一条大黄狗 ,它是我所见的最温顺的一条狗,任由你去抚弄它黄黄的毛,从来不会急,可惜这样一条好狗竟被偷狗贼下药偷走了,最后还不是成了别人的腹中之物。
       嗨,无论你是鸡、鸭、鱼、狗、猪,或是牛、马、羊、驴、骡,只要离我们人类很近,很难会有个好的结局呀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春觉 » 三条狗狗的印象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